新金沙网址> 新金沙官网>51信用卡背后的催收江湖只要动作适度警察管不到

51信用卡背后的催收江湖只要动作适度警察管不到

发布时间:2019-10-23 13:51     来源: 新金沙网址

新浪财经联合黑猫投诉、微博航空,开启航空公司“金凤奖”评选,快来选出为你提供全方位、专业、安全服务的航空公司把。【】

  10月21日晚间,杭州公安官方微博消息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昨日(10月21日)晚间,杭州警方对外通报“51信用卡”被调查一事。经初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今日(10月22日),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涉事产品为其旗下的“51人品贷”,该产品曾屡遭投诉。一名用户对新京报记者称,还款前会被电话持续骚扰、辱骂,此外APP还会读取用户通讯录,拨打用户其他有关联系人催债,“我自己的领导都接到过催债电话。”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51信用卡”曾被多人投诉。其旗下的“51人品贷”在“聚投诉”上的投诉量超过4000条。投诉内容包括收取高额利息、言语辱骂、通讯录轰炸等。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一名“51信用卡”用户,他介绍,此次涉事的产品为“51信用卡”APP上嵌入式产品“51人品贷”,“你点开信用卡专用APP,就能看到这个产品。”

  山西的陈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使用“51信用卡”APP时,需要点击相关授权许可,“只有点击后,才可以使用这款APP。”他说,当初自己需要周转资金,看到“51信用卡”的广告,觉得利率很划算,便使用了该产品,“可是使用过程中,问题诸多,利率也并不是此前承诺的那样,非常高。”

  一名“51人品贷”的用户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曾向平台借款72000元,首月还款12616元,其中服务费6219元,“其后11个月每月还款7576元,共计12个月,需还款近万元,以此计算,年利率达到30%以上。”

  使用该产品的另一位用户对新京报记者称,他曾借款1万元,还款近万元,曾遭遇暴力催收。他说,使用这款产品时,他们会附加上一些平台的管理费等,“年利率30%,有的34%,还有一些是%,我借了1万元,差不多应该还万元,还款期限12个月。”

  上述受访者称,账单到期时,他忘记还款,客服当天致电提醒,其答应当天下午3点前还款。却没想到,从下午1点开始,催收电话便持续打来,“你要是还不还钱,就打你通讯录里的电话,并威胁我。”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上一名已使用“51信用卡”APP的用户范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多次“被催收”的个人经历。

  范先生在山西太原工作,2017年他看到51信用卡的宣传介绍后,考虑利率较低,于是使用了51信用卡APP上的“51人品贷”产品。目前仍在使用,“没有办法,如果不使用,利息还没还完,如果现在立马不使用,还会打电话”,范先生无奈表示。

  范先生说,自己有过逾期两天没还信用卡的经历,“因为公司的资金没到账,所以没还上,当时也跟催收人员讲了,晚几天,愿意承担相应利息和手续费,但是被拒绝了。”

  范先生回忆说,此前每次还款时,都会收到电话,“态度特别强硬,让你立马还钱”,范先生手头正在忙事,于是跟客服人员确认好还款的时间为下午3点后,便挂断电话。让他没想到的是,下午1点,电话再次响起。

  范先生挂断后,会收到电话号码属地为全国各自的电话,“持续骚扰你”,“他会在能联系你的所有途径上,进行尝试,但不会等你接听电话,响一声后就开始打你认识的人,把电话打给他们。”范先生解释说,开始使用产品前,用户会填写紧急联系人。

  “催债人还会从你的通讯录里,对你的亲友、朋友进行选择,拨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该还款了”,范先生对新京报说,开始使用前,会进行用户认证,“你需要点击授权、他就会读取你的手机通讯录,包括你的定位,如果不授权,就无法使用。”

  他补充说,一般催款人会打给紧急联系人,然后才打给通讯录里的其他亲朋,“比如你有备注的亲戚、朋友、同学,甚至还知道谁是你经常、频繁通话的人,然后就打给他。”此外,范先生说,催收人员还会冒充国家公务人员,发一些短信。

  随后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51信用卡”曾被多人投诉。旗下的“51人品贷”在“聚投诉”上的投诉量超过4000条。投诉内容包括收取高额利息、言语辱骂、通讯录轰炸等。

  针对用户“51信用卡APP获取、使用个人通讯录信息”指控,今日午间,51信用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公司股票于今天下午1点恢复交易。开盘后股价为港元,股价涨幅一度超过20%。

  针对杭州公安10月21日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开展调查一事,51信用卡CEO孙海涛今日(10月22日)通过微博进行回应,称该事件是因为公司管理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与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过激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伤害,并对此表示歉意。

  孙海涛称,目前公司核心管理层全部在岗在位,旗下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等核心业务均运转正常,其中投资业务到期提现正常。

  51信用卡官网显示,公司业务涵盖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在线借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等板块,旗下拥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贷”等APP,覆盖超1亿用户。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51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亿元。

  对于催收外包的处理情况,51信用卡方面22日下午向记者透露,“公司在今年7月底已经终止所有催收外包,未来催收工作将严格合规进行。”

  51信用卡方面也表示,公司将严格合规运营,对所有投资人、借款人,均严格按照合同履行,反对任何借款人的恶意逃废债。

  新京报记者以“催收”为关键词搜索招聘信息发现,目前催收人员的招聘市场依然火爆。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10月21日至10月22日两天内,杭州地区招聘催收人员的信息就超过了30条。其中,51信用卡所在的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还于10月22日发布了催收支持的招聘岗位,月薪6000至10000元。

  催收员王君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许多催收人员“两头吃”。“与客户签订委托书后,在催收的时候,他们(债务人)可能钱不够,这是最头疼的。有的时候,比如说债务人欠100万,但是拿不出钱来,就会跟债务人要十万元,并承诺以后不再骚扰。”

  处于此次风暴中心的51信用卡,其所在的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于10月22日发布了催收支持的招聘岗位,月薪6000至10000元,工作内容为规划搭建催收业务制度体系,优化催收业务相关的各类管理办法,特殊催收账户的处理,特殊流程的处理(如律师函)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根据招聘网站给出的薪资标准,一名催收员的税前薪资多在5000元至10000元,对比来看,51信用卡上述招聘的薪资处于行业中游。

  一名从事催收行业的员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正规的催收公司在催收过程中,一般比较注意用语,没有暴力催收的情况,但可能也会采取给欠款人的亲戚朋友打电话的方式,告诉他身边所有人,他欠款未还,通过这种方式对欠款人进行一些舆论上的压力,让他觉得他的欠钱行为所有人都知道,觉得自己没有面子从还钱,但暴力性、涉黑的催收正规公司不敢做。

  有被催收经历的王希告诉记者,根据他个人的经历,催收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打电话,客气地跟你说一套他们自己的威胁理论;第二阶段,短信威胁,就是呼死你;第三阶段,正规公司会给你寄律师函,而不正规的公司就开始伪造律师函。”

  王希透露,现在不少放贷公司会把单子给催收,然后分成特别高,所以催收方往往会不择手段,“对于这类短信,去年起运营商已经开始封禁了,这些催收者就开始发邮件,有些运营商不让他们打电话,他们就找其他渠道打电话。”

  据了解,最近一直持续的“扫黑除恶”行动让暴力催收状况有所降温,王希告诉记者,有不少福建广州那边的催收公司,他们在催收时每次会编辑一条上门的信息,上面会写好催收费、加油费、住店费,还有吃的费用。“有时放贷人员给催收公司一笔5000元的催收款项,催收人员在催收时会找欠款人要账5万元。”

  而对于催收人员的选择,王希称催收人员很少去农村上门催收,喜欢在城市,相对来讲南方城市的上门催收更为普遍,北方城市相对较少,“例如西北的几个省份扫黑除恶力度比较大,催收人员就比较怕。更何况不少催收者本身也不干净,甚至是用催收来的钱去还自己的欠款,所以很怕警方查。不过总体来讲,由于扫黑除恶,今年以来暴力催收的状况已经很少了。”

  王君(化名)的孩子今年六岁,他离开催收行业也恰好六年。“以前要账,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威胁。”王君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喷漆、恐吓信等都是较为常用的催收手段。“甚至,24小时追踪也是常用的手段,他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一直跟着他。”王君说。据介绍,当客户有需求找到催收人员时,双方会签订一个委托书,写明佣金等事项。“这个佣金大概是30%。”

  此外,他还告诉新京报记者,许多催收人员“两头吃”。“与客户签订委托书后,在催收的时候,他们(债务人)可能钱不够,这是最头疼的。有的时候,比如说债务人欠100万,但是拿不出钱来,就会给债务人要十万元,并承诺以后不再骚扰。”

  据另一位相关人士介绍,催收人员对相关法律法规都十分熟悉,催收行业也有一个底线,即“要钱不要命”。“出了事不光钱要不到,人还得被警察扣了。”该人士介绍说。王君亦表示“要账要出命,得不偿失”。他提及有同行就因为“背上人命”被抓。

  过去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刘通(化名)遭遇催收团队多次上门暴力催收而被迫报警。“堵锁眼,破坏电闸等,都经历过。甚至,其中有一次,我的门还被他们给拆掉扔到了楼下。”为此,他接受片区民警的建议,在楼道里安置了一个铁质防盗门,“为的是拖延时间,等到警方到来。”

  一位曾经参与打击催收团伙的警方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了王君的这种说法。“因催收大部分是民事纠纷,很多时候即便是报警,民警也往往只是劝阻,并不会过多介入。”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份,两部一高在发布的《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提出,“软暴力”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催收行业告别肆意生长的草莽期。

  伴随监管层态度不断明晰的,还有警方执法的边界。警方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按照该意见,现在把这一类讨债行为定义为软暴力,警方会介入,曾集中打击过一波。“在实际办案中,对于有组织的,暂定为涉嫌有黑恶势力的犯罪团伙。”

  10月22日,在银行工作的陆女士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银行催收根据不同情况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对方没有逾期很久,就是负责放贷的人员去进行催收;如果逾期很久,会统一归由催收员进行电话催收;如果电话催收不利,再到对方具体公司,或者个人连带的公司进行上门催收;如果这些方式都不成功,就可能会外包到第三方专业的催收公司进行催收。据我所知,许多大型金融机构都有长期合作的第三方催收公司,外包公司会拿一部分返利,银行和催收公司都不会轻易起诉欠款人,因为欠款人如果被起诉判刑坐牢,就失去了经济来源,银行和催收公司是不想看到这一场面出现的。”

  有过被催收经历的王希(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银行自己也有催收,但现在大部分银行都把催收业务外包出去了,“因为政策原因,银行不敢冒险”。

  “有的催收团伙还会在商业银行购买不良资产,现在市面上价格大概为不良资产的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他们(催收团伙)甚至还会找陪标,以超低价去获取不良资产,然后通过喷子、撒字条、放炮等进行催收。”上述警方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互联网金融公司都会涉及催收业务。各个公司选择的路径不同,有些互金公司会把催收放在公司体内,有些互金公司出于风险隔离的考虑,会在互金公司体外设立催收公司,一般设立在体外的催收公司与互金公司主体表面上没有资金和股权关系往来。”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

  51信用卡已于10月21日下午一点五十分短暂停牌,停牌前,51信用卡股价大跌%,市值蒸发超10亿港元。10月22日下午一点恢复交易,开盘股价大涨%,截至发稿,收于港元/股。

  成立于2009年2月的一诺银华被外界称为“催债第一股”,公司主要业务是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银行信用卡个人信贷产品和其他信贷的催告及投资咨询服务业务。

  针对银行或金融机构委托的“催债”,一诺银华称,公司主要通过电话催债及外访两个团队。同时配合催收信函,公检法协调,以及各类信息查询渠道,并依托公司的应收账款管理系统对委托案件进行全过程、实时、动态管理。公司在催告过程全部录音,并将电话、上门及信函等多种催收方式完整记录,形成完整的记录留底。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3年度、2014年度和2015年1-6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6万、1307万和1516万元。虽然增长迅速,但2015年上半年公司的人均营收仅为3万元。同时,报告期内亏损幅度扩大更快,分别亏损131万、833万和649万。2015年6月,公司获得股东3500万注资,在此之前,公司净资产为负。

  一诺银华表示,公司因业务承揽需要大力拓展经营规模,在各行政区域布设经营网点并招聘配套的业务团队,前期投入较大,从而导致公司持续亏损。

  在管理费用中,职工薪酬是一诺银华最大的支出项,2015年上半年,一诺银华的管理费用合计为万元,其中职工薪酬支出为万元,占管理费用的近7成。

  10月22日,就目前公司催收业务的发展情况新京报记者数次致电一诺银华工商资料显示的电话,均显示正在通话中。

  同样作为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催收公司,成立于2004年的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经历了高光时刻。截至2019年4月,公开信息显示,中科创集团至今已为超过100家上市公司提供金融服务,累计管理资产逾500亿元。此前,中科创金融曾多次参加博鳌亚洲论坛,还是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金牌级合作伙伴之一。

  中科创资产对外也投资了数十家企业,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中科新材。2016年10月,中科新材公告称,深圳市中科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创资产”)持有本公司%的股权,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中科创资产100%股权的张伟先生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今年1月3日,中科新材发布公告,中科创资产实际控制人张伟协助调查。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办公场地被相关部门查封,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伟、董事长兼总经理艾萍、董事张晓璇、董事任杰及中科创商业保理法定代表人(中科创保理)黄彬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履行其职责;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所持万股中科新材股份全部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冻结。

  4月10日,该事件浮出水面,深圳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近日,打掉了以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

  经查明,该涉黑犯罪集团通过架设“88财富网”网络融资平台,虚构投资项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得巨额资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贷牟利,并采取摆场收数、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还通过制作虚假银行流水、空白债务确认书、以贷平贷等方式,利用虚假诉讼强迫债务人偿还债务。

  经检察机关批准,张伟、韩作纪、王栋等44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等被执行逮捕。

  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中科新材2018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科新材子公司深圳市中科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应收保理款本息余额合计为亿元,截至审计报告日,上述应收保理款本息余额已逾期且未收回金额为亿元。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其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合理估计上述应收款项在资产负债表日的减值情况及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

  因此,深交所将于5月6日对公司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公司简称由“中科新材”变更为“*ST中科”。

  3月底至今,中科新材股价持续下跌,截至10月22日发稿,中科新材股价为元/股。较三月底,股价跌幅近6成。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


  • 波浪
  • 波浪